• 欢迎来到悠扬听书

免费《凡人修仙传》播音:大灰狼

武侠玄幻 悠扬 3个月前 (08-08) 116次浏览 1个评论

下载地址:

注意:本段内容须成功“回复本文”后“刷新本页”方可查看!

解压密码:yyts88.com

精彩书评:(作者:江寒园 )

原文标题:修仙社会的内卷化:从规训社会、功绩社会走向内卷社会

地址: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2693053/

《凡人修仙传》有多个面向的现实隐喻,青年时代看到的,是个人的努力和奋斗过程的缩影,那也正是这本小说吸引人的一个点。韩立从初踏修仙路的炼气期,到筑基,结丹,最终元婴大成,是许多人人生历程的奋斗譬喻,就像是中学,大学,再到考研的一路奋斗历程。每一步谨小慎微,战战兢兢,但是平台一旦提升了,所获又不是从前那个山村娃所能想象的。譬如元婴后期成为大修士,星宫夫妻为了招徕韩立入赘,许以自己的女儿和整个星宫的基业,如此丰厚的嫁妆,假以譬喻的话,像是博士毕业,青年有为,连发数篇国际核心,成为一时瞩目的学术界新星,又为一学术大牛招揽;又或者是工作的新秀,研发出新项目,为公司总裁所欣赏,许以女儿和整个公司的基业做嫁妆;又或者是进入仕途……

诸如此类,把韩立一路的升级经历,对标人生现实,会发现许多的类似。不仅是人生的大经历,也有非常细节的刻画,比如韩立在救下紫灵分手之后,一个人坐在客栈,把自己这几天经历来回想了几遍,确信没有什么差错之后,才再行出发。这个在网文里,压根属于闲笔。但是作者就是写了,这属不属于水字数——不,它有足够重要的意义,在塑造人物的性格上,几乎是不可缺少的,也是衡量一个作家水平如何的地方。

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韩立的这一番回想,是他的三省吾身,也是小说情节发展的“暂停”,是闲笔,也同时是对他性格一贯谨慎的绝佳刻画。

这本小说里有不少情节暂停的“思量”“反思”“选择”或者“考虑”,它不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是一味的无脑的升级,恰恰相反,在主角进取的过程中,有着为数不少的对他自己发展道路的抉择和思虑,纠结和考量(是选择哪门做自己的主修功法,是纯法术道路还是法体双修),也有许多时不时停下来对过去行为的反思、回顾和思量——这也是对现实的譬喻,在项目开展中,在学习过程中,不能只是一味闷头前进,更要时不时地暂停,停下来做回顾和反思,再据此做出进一步的优化和方案调整。

但是今天要说的,不是上面这些,是另一个深层一些的也是目前人类社会的隐喻——社会的内卷化。

修仙社会,本质是一个内卷化的社会。

何谓内卷化?譬如一个做好的蛋糕,蛋糕的总量是固定的,一开始没有多少人,是够分的,但是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蛋糕逐渐变得不够分了,于是便设出一个比试,要这些人做竞争。

再譬如,目前一个硕导平均只能招2个,一个博导只能招一个,但是这些年,报考人数逐年升高,但有限的招生额相比扩大的竞争学生,总是不够的,这也是内卷化。所以这几年来,研究生扩招趋势明显,同样的,高考从最开始到现在,招收学生的名额也在不断扩大,也是把总量扩大了。缓解社会矛盾。这是总量能够人为增加的地方。

再譬如,目前博后,或者说特聘研究员,或者叫助理教授,即刚毕业到高校过渡的那一个阶段,一开始学校要求这五年内发布5篇核心就行了,南核北核都算在内,之后来的人逐渐增多,于是水涨船高,标准也随之升级,要一年发两篇,必须得是南核,要留任至少要接到一个省级基金项目或千人计划之类的。指标升级,所有人辛苦程度也都升级,但是辛苦的程度增加了,获得的收益却不变。因为学校能给出的总资源是固定的。

多少有些类似零和博弈,囚徒困境。但是又有不同,即使所有人一同商量好不进取,不做有利于自己的选择,最终也并不能完美解决这个困境,自己反倒会更快的灭亡。

这就是没有发展的增长。所有人都相比以往更辛苦了,但是所取得的收益值却远远不如之前了——也就是说,边际效应递减。

边际效应递减是什么意思?比如我现在手里有一个kindle了,我还想再有一个墨水屏手机,墨水屏的平板,再加一个墨水屏显示器,以满足我更为细致化的阅读需求(手机的、PDF的以及电脑的)。这就是边际效应递减。你一开始拥有的kindle,已能满足你70%的阅读需求,之后的墨水屏设备,最多只能在满足剩下的30%,但是却要你付出更多的金钱来满足。

也就是说,用更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耗费,去获得更为微薄的收益。

Involution,内卷化一词开始是人类学家格尔茨(《文化的解释》, “深描”)在Agricultural Involution: the process of ecological change in Indonesia (1964)里提出的,用来形容印度尼西亚的农业化内卷过程,即不断地投入劳动力进行简单再生产,但缺乏重大的科技或政治变革,总体产量并没有增加,这个过程可以称之为内卷。

It principal thesis is that many centuries of intensifying wet-rice cultivation in Indonesia had produced greater social complexity without significant technological or political change, a process Geertz terms “involution”.

其后是黄宗智教授对格尔茨这一术语的借用和再阐释,用来考察明清之际的经济社会变迁,为什么明清之际没有像西方一样产生资本主义革命,因为那时候的农业社会正如格尔茨对印度尼西亚的考察一样,是在有固定额的土地产量上不断加大简单劳动力的投入,但是边际效应却不断递减——闭关锁国,不走出去,没有产生重大的科技和政治变革,没有根本的结构优化,只能是对内的精细化运作和内卷化过程。

不走出去,那社会资源的总量是固定的,而且不断在被瓜分,一切都是简单的再生产,而没有生产力的、生产结构上的优化。就是说,没有把蛋糕总额扩大,只是在如何瓜分蛋糕上努力——那无论怎样努力、疲惫甚至过劳,每个人所获也终究会越来越少。

中国的制造业优势是由人口红利而来的,但人口红利、人口优势的代价也是制造业从业者的微薄薪资,半工半农,农忙时回去收麦,闲时出来做工,这也同样是边际效应递减的结果。

也可以据此来对比腾讯系和阿里系,腾讯系走的是内卷化的道路,通过游戏。、文娱产业来对内收割,而阿里系的策略是走出去,走向世界,去做新基建。

回到明清之际的问题,为什么西方能进行产业革命,而明清不能,因为明清闭关锁国,随着人口越来越多,科技和政治没有大的变革,没有结构的优化和产业升级,只有量的提高,没有质的跃迁,那对内资源总有枯竭的地方,竞争也会越来越恶劣,个人生存压力也越来越大,而西方是走出去,扩张出去,把内部的压力释放到外部,进行产业革命和结构升级,制造需求,也获取利润。内卷化是没有前途的,只提高量的产出,而不进行生产力升级和结构优化,终究是于事无补的。

韩炳哲认为福柯的“规训社会”已经过时,而今是新的绩效社会,以前是他人剥削自己,现在是自我剥削,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因为自我剥削比他人剥削更有效,新时代的个体把自我当做一个建设项目,不断要求达成理想化的自我,对自己提出要求,直至精力枯竭。抑郁、疲惫、过劳是功绩社会主体的心理的典型症状。现代社会是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疲惫将成为社会的新型症候。

但问题时,韩炳哲只论述了个人内部的心理原因,从福柯的规训社会走向如今的功绩社会,从他人剥削走向自我剥削,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点?

现代社会的主体是自由的,他对自己的期望,对理想自我的打造,一方面来自于自由(及其自由带来的自我剥削),但更重要的一面,来自客观规律。——当资源总量固定甚至于存量越来越少时,每个人竞争压力不得不加大,努力程度不得不提高,但存量收益却反而减少。

《凡人修仙传》里,韩立所处的就是这么一个内卷化的社会。这在其初踏修仙路时已有描述,在其准备筑基的时候,他手里已有两颗筑基丹,原本准备先服下闭关冲击看看结果,实在不行,再进入血色试炼的禁地,采集灵药。但突然上层宣布封闭禁地五十年,这打乱了他的计划,使得他不得不冒险进入。

为什么要封闭禁地呢?

因为灵药开采的速度远远大于灵药生长的速度。而灵药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是必备的进阶之物。

“禁地频繁的开启,会让其内的灵气大量流失,灵药的产生和生长的速度都会减缓起来。这种临时的封闭举措,将会重新改变灵气的密度,让其再次恢复到正常的水准。但即使采取了此措施,禁地的灵药还是逐年稀少,越发的难寻起来,若想真正恢复禁地内灵药的正常数量,必须把圈封的时间拖延到足足千年之久才行。否则这种临时封闭,也只不过是延缓了些禁地灵药的枯竭时间而已。”

这一幕是修仙社会的一个缩影。实际上,整个修仙社会都是处于竭泽而渔的内卷化过程当中。

灵药往往要生长百年才能具有一些药力,生长数千年才算珍惜。而目前修仙者的规模与日俱增,对灵药的需求也逐渐加大,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基本矛盾:修仙者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修仙者纵然可以翻山倒海,修为越高能力越强,但是对灵药生产无能为力,他们产生不了袁隆平。也就是说,修仙者的种类是单一的,都是战士类型的。(修仙小说写作的新突破也就在这里——应该有科学家类型的、医者类型的……就如正常的人类社会一样,是多类型的职业多类型的人,多样态化才可保证人类社会的正常进化和发展。)

修仙者实际是星球资源的顶级掠食者。从生产-消费的角度来看,生产性偏低,修仙者的本质就是掠夺和耗费,纵掠天下资源,以满足一己之私。

在韩立元婴后期大成,纵横人界的时候,有一章标题就叫做“纵掠天下”。这是为他即将飞升灵界做的一切资源准备,是去搜寻,去掠夺,将天下最好的防护铠甲,装备、武器等都搜归己。而目前修仙世界的设定是仿古,越古旧的越好,但资源总量是固定的,目前的顶级的器具设备生产总量更是稀有的,即使不断地开采古人遗留的东西,总有耗尽的一天。

而修仙者不断地升级、到最终的飞升,都是需要大量灵材丹药做供给的,非如此,则修为会止步不前。所以他们七大派会联合起来,将禁地封闭,五十年后再开启,给灵药以一定的生长时间,但这终归也不是彻底的解决方法。

再说最近的新闻,高考顶替。韩立其实可以算作半个“顶替者”,在他初入修仙路时,凭的是一个他人的“升仙令”,才得以进入黄枫谷,这是他意外获得的,这个“升仙令”实际是某一修仙家族没落的意外流传到外面的,可以想见,如果他未能获得这枚升仙令,那将不得不去竞逐升仙大会,以他的实力必定难以通过,他的修仙路还没开始,就已结束,这其实恰恰是绝大多数修仙者面临的窘境,也是当前修仙社会阶层固化一个缩影。资源匮乏,散修难以出头,关键的资源筑基丹为修仙大派所把持,而散修想要加入修仙门派又是千难万难,即使修仙门派内部,冲击筑基需要的筑基丹也是一丹难求。那怎么办?

于是各方妥协,开办了一个招募大会,在文中就叫做“升仙大会”。升仙大会,一共七大派,最终角逐出七十名优胜者,每派十个人选,每人都可获得一颗筑基丹。参加的人有多少呢?原文表述是“上千多人”,参加比试的按1500人算。最终招募比例是70:1500=1:21。(算下来其实颇有意思,目前一些考研专业的报录比大概也是这样。假设录取14人,报考300人,14:300,录取比例恰好也是1:21。)

这里其实有两个矛盾。一个是修仙门派的内部矛盾,筑基丹资源稀缺,这在门派内部同样要通过竞争来获得;一个是大批散修同把持资源的修仙门派之间的外部矛盾。升仙大会的比试,是解决这两个基本的矛盾的一个出口,是维系当地修仙社会暂时平衡的一个解决方案。

修仙世家把持修仙界资源,必然引起底层散修的不满,升仙大会的比试可以算作一个底层往上的一个渠道了,而门派内部的竞争同样颇为棘手,于是便有人另辟蹊径,如果他们的子弟资质平庸,难以与同门竞争,便专门培养,让他们潜伏在外数十年,再去参加升仙大会,参与比试,以夺得服用筑基丹资格。这里似乎颇有内定的意思,但说起来居然也算是公平竞争了,因为它只有单次的比武竞争,众目睽睽之下难以作假。假设过了初试还要再设一个品行考核的面试,那么这一关对修仙世家子弟来说几乎就是内定的了。从此寒门再难出修仙者。

上述种种,无论是灵药生长不足够炼制筑基丹,或是散修难以加入修仙门派,难以获取筑基丹,没有资源,终身晋升无望;又或是门派内部的子弟们因为难以在同门内竞争获取丹药,不得不参与升仙大会,同在野散修竞争本就稀缺的丹药……

上述种种,都是内卷化的结果。在存量固定的情况下,不得不向内竞争。每个人都越来越拼命,但是修仙者的总体水平却不断降低,甚至近千年都难有一个大修行者的出现。这是总的资源量限制住了大修行者的出现以及飞升的可能。

说回现实,高考顶替,看了下那些顶替者去上的学校,很多都不能算好,是“纺织学院”“工程技术学院”那种民办三本级别的上下的。

而这种顶替,在二三线城市比较多,在过去比较多,为什么?因为过去的二三线城市的发展程度低,难出国。这也同样是内卷化的一个结果,只能向内竞争,最终演化成恶性竞争。真正的二代们,反而恰恰并不会走这条路,他们的人生选择和退路都多出很多,他们是向外的,给世界名校捐一笔赞助费,好学校任意挑。高考顶替,这是中下层的恶性竞争。他们没有能力出国,只能向内谋求,但是名额有限,资源有限,向内竞争就是,通过损害他人满足自己。

可以想见,假设之后一段时间不能对外交流,而社会内部资源和名额有限,那么这才是真正恐怖的社会内卷化的开始。(那时,不用高考顶替那么明显,而是变为人情、面子和权力的再生产。不用明说,也不用任何操作。)修仙小说里的弱肉强食将成为真正现实化的隐喻——实际上,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并不鲜见。

现在回看《凡人》,明面化的隐喻是一路地谨慎努力和奋进,这一方面是出于自身的渴求与需要,但另一方面也是客观环境要求和促成的,修仙社会的内卷化过程,它的弱肉强食,实际是过去千年历史幽灵的一再显影。

文中没有明说,但是暗示了,真正要禁地的灵药恢复,恐怕得上千年,资源的逐步枯竭,最终必然将导致修仙者的逐渐湮灭,直到灵药生长千年再产生一波新的修仙者;同样的,书中提到的大批底层修仙者对修仙大派把持资源的不满,底层散修的难以出头,这是阶级矛盾的显现,是底层阶级对把持大量资源的上层阶级的愤怒;这些都可以放到过去的历史中来看,是资源有限,社会内卷,向内竞争的现实,也是历史上治乱的循环。

大刘的三体里其实同样有这种内卷化的描述,智子锁死地球科技后,人们只能啃老本,在将地球已有的发展出的构想和理论逐一实践后,便无法可想了,这是另一种内卷化,科技的内卷化,科技的停滞,生产力的停滞不前,最终又会导致整个地球社会的内卷化。格尔茨和黄宗智教授描述的农业内卷化本质是当地社会内卷化的一个侧面显现。

明清之际的内卷在于闭关锁国,不能走出去,放大来看,这也是整个地球的譬喻,地球的出路,整个人类社会的出路,也在于走出去,而不仅仅是向内的精细化运作。

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应该感谢敢于走出去的人,感谢有能力去挖一个新坑,而不只是在过去的坑里做精细化运作的人,感谢能提高生产力,使得人类社会能进化到下一个质的跃迁的人,以及,把目光投向太空的人。终极地来看,走出去才是人类文明唯一的解决之道——假使人类始终没能解决能源问题,这是仅有的两个方案,否则整个人类社会终究不可避免地要陷入内卷化过程中。


本站资源收集于网络如果侵权,请留言删除。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免费《凡人修仙传》播音:大灰狼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很有道理,此文章足以彰显计划生育的前瞻性,这个网站真牛!!!
    joe2020-10-20 18:00 回复